[返回]


怎样培养21世纪的教师


碧特瑞丝·阿瓦勒斯( 2004年09月13日)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教师教育被看作教育改革的关键。政府机构和各种非政府组织资助了大量教育改革,焦点是职业教师的专业发展问题。教师教育的成功经验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并不局限于“培养好教师”的狭窄观念,相反,它们认为,教师也应该具有在不同情景下,和不同人交往时进行思考、判断和作出反应的能力。

  1.从“工厂模式”向“学习型社区”转变 我们应该怎样培养教师

  问题:“工场模式”下培养出的教师,对学生来说是一种风险。

  我们往往批判教师总是采用“教学传授模式”来培养学生,其实,培养教师的模式也主要是“教学传授模式”,从这种模式中“脱胎”的教师,怎么可能很好地适应新的教学模式呢?另外,现有的国家政策表明,良好的教学能力是在实践中而非在学术研究中培养而成的,因此,各国往往倾向于在学校中实行学徒制或者类似的模式来培养想成为教师的人。

  无论是“教学传授模式”,还是“学徒”模式,都不能适应当前教师教育的需要。这些模式实际上是一种“工场模式”,主要是通过单一、狭隘的标准评价新教师,带有强制性、标准化特点,压抑了教师们具有挑战性的教学观,并导致教师职业领域中等级意识的产生。这对于学生来说,风险极高。

  代替“工场模式”的应该是“学习型社区”模式。美国阿尔维那学院在长期的教师教育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实现了从“学校教育的工厂模式向学习型社区”的转变。阿尔维那学院主要培养新教师,培养内容包括知识、技能、职业倾向、价值以及教师接受师范教育期间所有课程等。学院制定的教师素质标准是全方位的,内容涉及人的各个方面,能够达到这些标准的教师可以很好地适应不同的环境,教师的能力能够经受不断的评估,可以不断改变内涵。

  教师教育应该是一种综合的教育,因为,现代学校教育要求教师具备综合能力。在阿尔维那学院,如果学生能够通过多种方式和手段证明他们具有整合知识和技能的能力,就可以毕业,从而获得进入教师职业的“入门券”。该学院的教师教育模式近来日益受到包括美国、英国和新西兰在内的很多国家的青睐。

  2.侧重教师职业的理解和教育学生最佳方式的选定 怎样评估教学和教师教育

  观点:教师教育不只是一系列简单的帮助个人学习某种课程、达到特定效果的活动,它还必须能够使教师更好地理解更广泛的社会和文化世界。

  既然教师教育是一种综合教育,那么,对教师教育的评估也应该有综合指标,以保证教学和教师教育的质量控制和保障。

  教师教育不只是一系列简单的帮助个人学习某种课程、达到特定效果的活动,它还必须能够使教师更好地理解更广泛的社会和文化世界。随着国际化趋势的加剧,学生的组成越来越多样,“非种族主义、多语言主义和多样性”等等问题逐渐提上教师教育的日程。

  教师教育需要从政府和其他渠道获得资助,为了得到足够的资助,教师教育机构必须证明它们能够达到一定的工作目标。这意味着,对教师教育的评估主要不在于它们能否培养新教师在特定教学工作情境中应对挑战的能力,而是找到“投入与产出之间的最佳平衡”,在此情况下,教师教育也就从侧重教授基础知识和教学策略,转向对教师职业的理解和教育学生的最佳方式的选定。

  英国教育应用研究中心艾里奥特教授认为,英国政府正在从公共服务提供者向这些服务的购买者转变。这样一来,国家只有通过标准和评价标准的形式设定教师教育的框架,制定一套程序并使之制度化,以便控制各种公立和私立机构提供的教师教育的质量。这种转变实际上是使教师做好“多能力”的职业准备,而这里的“多能力”包括反思性研究和行动的能力以及特定技能的执行能力。

  3.当教师不适应课程改革的要求 怎样应对新课程的挑战

  现象:在南非,新课程的开放式结构、把课程内容整合为学习领域以及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策略对教师形成了挑战。

  许多正在实行全国性课程改革的国家普遍存在的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是,过去的教育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现实需要,然而相应的代替模式还没有找到。教师如何了解教育改革,在实际的实践中如何实施这些改革……是我们目前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玻利维亚的相关教育改革主要采取了两种手段:第一个策略是建立一个名为asesores pedagógicos的教师教育者组织。组织成员在经过为期6个月的培训之后,就可以帮助其他教师学习新课程改革的内容、教学方法和策略,并帮助他们将这些知识应用到实践中。

  在初始阶段,这些教师教育者通过一种阶梯式的策略,以课堂讲授的形式教会其他教师关于新课程的知识,同时,他们也和学校中的教师一起工作。由于这个组织的成员比一般教师的薪水和社会地位高,因此招致许多教师的不满和抵制。

  在促进教师与教师合作方面,哥伦比亚国家师范大学组织和资助的两个活动非常有效。其中一项活动名为“教师远征队”,组织全国大约400名教师到各地去学习不同教师的教学经验、创新,了解他们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另外一个活动是建立教师与教师相互合作学习的网络,为加强与学生和社区的联系寻求新策略。

  玻利维亚的第二个策略是新教科书和教学材料的审定、出版和分配。教师通过不同的方式使用这些新的教学材料,有研究证明,教师选择性地使用新教学材料中有价值的一部分,并将新旧材料结合起来使用。教师也对学生的态度作出了回应:在使用新课程的过程中,玻利维亚的教师们注意到,由于新教学材料的使用,学生们对于学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此教师们对教育改革和新课程也产生了积极的态度。

  4.当“系统疲惫”成为工作常态 怎样为教师“减负”

  尴尬:出于信任,社会各方赋予教师很多责任,由于教师被繁重的工作负担所累,不可能真正留心自己的责任,其工作态度和工作结果也往往不能如愿。

  在任何教育改革中,人们都应该认识到,决不能仅仅把教师看作是一个空的容器,而要取得教师权利和义务之间的平衡。

  南非西开普大学教育系的毛瑞·罗宾逊正在研究教育改革在多大程度上考虑到了课堂和教师的因素这一课题,她用“系统疲惫”这个概念来描述教师的工作条件——出于信任,社会各方往往赋予教师很多责任,由于教师被过于拥挤的班级所带来的繁重负担所累,因而不可能真正留心自己的责任,其工作态度和工作结果也往往不能如愿。政策制定者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并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加强和教师的沟通与合作,以免政策给教师带来过重的工作负担。

  智利一个省级小型大学中进行的教师教育项目,是智利政府关于教师教育改革的一个主要投资项目的一部分(这个政府项目在17所大学进行,每一所大学主持不同的改革项目),其改革焦点在于以问题为本的课程改革的发展。从很多方面来看,这个项目说明,改革和创新必须有一个坚实的基础,改革不是由“上级”来设计制定的,而是通过不同的改革参与者在不同的水平上相互努力达到的。只有这样,才会把政策制定者的理想化追求和政策实施者的现实化考虑结合起来,避免课程改革过于理想化的一面。也只有这样,教师才有可能投身于改革,体验新挑战,创造课堂奇迹,却又不被新任务所累。

  (作者碧特瑞丝·阿瓦勒斯为美国圣·路易斯大学教育学博士,现为智利一所大学的教师。其研究领域为教育与发展、教学和教师教育。她曾负责完成由智利国家教育部主持,旨在提高智利17所大学的教师教育的一个合作项目。该文由张眉编译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编辑中结构有所调整)(来源:《中国教育报》)